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ptt-第六百八十七章 小仙女和雲蘿郡主的友情看書

某美漫的醫生
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
国宾馆。
一切如常,似乎没有丝毫变动。
“成是非,就是这里面了,你进去好好查找,绝不允许漏掉任何蛛丝马迹。”云萝道:“如果最终你什么都没有找到,可不要怪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了。”
“知道了,知道了,烦人得很!”
成是非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,运转轻功,悄悄的潜入了国宾馆。
“唉,希望成是非这次能给点力吧!”云萝叹了口气。
墨非和小仙女待在云萝身侧,陪着她一起静静的等待成是非的消息。
“云萝,我想问问,你们皇宫内的守卫一直都是这样的吗?连你母后都能轻易被人给掠走,那皇宫还有安全可言吗?”小仙女问道:“万一有人想要刺杀你皇兄,那又该怎么办?”
“皇宫内的防守还是非常严密的,这次之所以让人给侵入进来,必然是因为敌人早就摸清楚了皇宫的位置布局,以及侍卫布防的轻微漏洞,甚至还有内应帮忙,再加上来人轻功实在是太高明了,等等因素,方才造成了眼前的局面。”云萝说道:“而整个皇宫,武功最强的供奉,全都在寸步不离的守护我皇兄,我母后身边的护卫难免就弱了一些,所以我皇兄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危险的,即便是号称大明武功最强的皇叔,也不可能战胜我皇兄身边的所有供奉。”
“经历了这次风波,负责守护皇宫内部的厂卫都在进行大清洗,高度警惕,想来也不可能再发现像这次骇人听闻的事情了。”
作为大明这么一个强大国家的太后,竟然被人给在皇宫掳走,简直是把整个大明的脸面都丢在了地上踩,这是以往从未有过之事。
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就说,皇宫那么好进的话,那朝廷还有什么威慑力?”小仙女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来这应该是敌人蓄谋了很久的谋划了。”
“出云国这种小国家,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可能在皇宫紧要位置,安插内应的,这其中需要的资源、人力,可都是一个天文数字。”墨非笑了笑,若有所指的说道:“如果太后真的在出云国的队伍里面被发现,那么背后的事情,无疑很值得深思的。”
别人不知道,墨非可是知道,这不过都是老银币铁胆神侯朱无视,为了铲除对手曹正淳等拱卫在皇帝身边的其余力量的小计罢了。
铁胆神侯一直野心勃勃,只不过之前为了娶成是非的娘素心,而被迫放弃皇位,到头来,素心没有娶到,皇位也没了,所以他心中有强烈的不甘心。
这些年,他倚靠护龙山庄,以及自身几乎无敌于大明的武功,以及积累了造反的基础——控制天下的势力骨架。
而如果要达到他夺取天下的目的,首先自然是要解决小皇帝身边的拱卫问题。
如今太后被掳走,责任自然在东厂、西厂、金吾卫、羽林卫、锦衣卫这些负责守卫皇宫的厂卫身上。
重点打击的就是东厂厂督曹正淳和西厂厂督刘喜。
如果太后在曹正淳和刘喜的守护下失踪,那么结果却是在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的手中找回来,这其中的意味,不言而喻……
“你是说,一定有大明本土的力量,甚至就在大明京城的势力,在筹谋这次掳走我母后的阴谋?”云萝说道。
她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就从她知道找外部力量,帮助搜查东厂、西厂、护龙山庄等特务机构,不能搜查的特殊地方,就可见一斑了。
“我猜的,究竟是不是,我也不知道。”墨非摊了摊手,说道。
在墨非和小仙女与云萝对话的时候,成是非也潜入了出云国院子的深处。
他悄悄找个几个房间,都没有找到所谓太后的踪迹。
然后,他忽然听到了娟娟细流的水声。
成是非一愣,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声音来处,一个宽敞的房间,他站在外面,用手指捅开了窗口,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里面看去。
下一刻。
他便看见,屋子里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,正在身边仆婢的服侍下,准备洗澡……
“难道说这是出云国来,准备嫁给小皇帝当妃子的利秀公主?”成是非咽了咽唾沫。
他虽然不好女色,可是他是个男人,如果有一个大美女,忽然间准备在你面前洗澡,哪个男人有节操忍住不偷看?
柳下惠或许可以做到,但成是非这个人,绝对不是柳下惠,相反,他酒色财气,样样都沾。
所以迷途知返是不可能迷途知返的,只有偷看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。
“好白嫩的皮肤啊……”成是非看得食指大动,热血上涌,事实上,利秀公主的宽衣,才到肩膀上,连锁骨都还没有露出来,离正式开场还早得远。
不过却正是这种将漏未漏的期待感,最是吸引男人。
如果是真的赤果了,反而没什么意思了。
无他——见多识广了,就感觉大同小异了。
木得感情的片片,肯定是木有灵魂的。
正当利秀公主的衣服,正要落下重点位置,成是非的注意力达到顶点的时候,忽然间威猛霸烈的一掌,朝着成是非袭来。
成是非心中一下子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,反身一掌朝着偷袭他之人打了出去。
这段时间他跟着古三通可是没少练习武功,像小仙女那种玩闹兴致的偷袭,他或许还辨别不出来,可是能够危机他性命的偷袭,这他要是还反应不过来,那他还不如趁早自己抹了脖子算了。
“靠,你们这些武林中人,都没有一个讲武德的,又偷袭我……”成是非声音还有几分委屈:“甚至还用美人计这种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,吸引我的注意力,真的太不是东西。要不是小爷有几分真本事,差点就栽在你们手里了。”
成是非回忆起刚刚的瞬间,身上便是一阵冷汗,如果不是他身上有古三通传给他的毕生功力,稍微换一个武者来这,都必然死在他对面的大胡子的偷袭之下了。
……半小时后修改
国宾馆。
一切如常,似乎没有丝毫变动。
“成是非,就是这里面了,你进去好好查找,绝不允许漏掉任何蛛丝马迹。”云萝道:“如果最终你什么都没有找到,可不要怪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了。”
“知道了,知道了,烦人得很!”
成是非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,运转轻功,悄悄的潜入了国宾馆。
“唉,希望成是非这次能给点力吧!”云萝叹了口气。
墨非和小仙女待在云萝身侧,陪着她一起静静的等待成是非的消息。
“云萝,我想问问,你们皇宫内的守卫一直都是这样的吗?连你母后都能轻易被人给掠走,那皇宫还有安全可言吗?”小仙女问道:“万一有人想要刺杀你皇兄,那又该怎么办?”
“皇宫内的防守还是非常严密的,这次之所以让人给侵入进来,必然是因为敌人早就摸清楚了皇宫的位置布局,以及侍卫布防的轻微漏洞,甚至还有内应帮忙,再加上来人轻功实在是太高明了,等等因素,方才造成了眼前的局面。”云萝说道:“而整个皇宫,武功最强的供奉,全都在寸步不离的守护我皇兄,我母后身边的护卫难免就弱了一些,所以我皇兄基本上是不可能出现危险的,即便是号称大明武功最强的皇叔,也不可能战胜我皇兄身边的所有供奉。”
“经历了这次风波,负责守护皇宫内部的厂卫都在进行大清洗,高度警惕,想来也不可能再发现像这次骇人听闻的事情了。”
作为大明这么一个强大国家的太后,竟然被人给在皇宫掳走,简直是把整个大明的脸面都丢在了地上踩,这是以往从未有过之事。
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就说,皇宫那么好进的话,那朝廷还有什么威慑力?”小仙女点了点头,说道:“看来这应该是敌人蓄谋了很久的谋划了。”
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
“出云国这种小国家,想来应该是没什么可能在皇宫紧要位置,安插内应的,这其中需要的资源、人力,可都是一个天文数字。”墨非笑了笑,若有所指的说道:“如果太后真的在出云国的队伍里面被发现,那么背后的事情,无疑很值得深思的。”
别人不知道,墨非可是知道,这不过都是老银币铁胆神侯朱无视,为了铲除对手曹正淳等拱卫在皇帝身边的其余力量的小计罢了。
铁胆神侯一直野心勃勃,只不过之前为了娶成是非的娘素心,而被迫放弃皇位,到头来,素心没有娶到,皇位也没了,所以他心中有强烈的不甘心。
这些年,他倚靠护龙山庄,以及自身几乎无敌于大明的武功,以及积累了造反的基础——控制天下的势力骨架。
我的男友王俊凯 易雨烟
而如果要达到他夺取天下的目的,首先自然是要解决小皇帝身边的拱卫问题。
如今太后被掳走,责任自然在东厂、西厂、金吾卫、羽林卫、锦衣卫这些负责守卫皇宫的厂卫身上。
重点打击的就是东厂厂督曹正淳和西厂厂督刘喜。
如果太后在曹正淳和刘喜的守护下失踪,那么结果却是在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的手中找回来,这其中的意味,不言而喻……
“你是说,一定有大明本土的力量,甚至就在大明京城的势力,在筹谋这次掳走我母后的阴谋?”云萝说道。
她也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,就从她知道找外部力量,帮助搜查东厂、西厂、护龙山庄等特务机构,不能搜查的特殊地方,就可见一斑了。
“我猜的,究竟是不是,我也不知道。”墨非摊了摊手,说道。
在墨非和小仙女与云萝对话的时候,成是非也潜入了出云国院子的深处。
他悄悄找个几个房间,都没有找到所谓太后的踪迹。
然后,他忽然听到了娟娟细流的水声。
我也有年轻的时候 于知醴
成是非一愣,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声音来处,一个宽敞的房间,他站在外面,用手指捅开了窗口,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子里面看去。
下一刻。
他便看见,屋子里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,正在身边仆婢的服侍下,准备洗澡……
“难道说这是出云国来,准备嫁给小皇帝当妃子的利秀公主?”成是非咽了咽唾沫。
他虽然不好女色,可是他是个男人,如果有一个大美女,忽然间准备在你面前洗澡,哪个男人有节操忍住不偷看?
柳下惠或许可以做到,但成是非这个人,绝对不是柳下惠,相反,他酒色财气,样样都沾。
所以迷途知返是不可能迷途知返的,只有偷看才能勉强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。
“好白嫩的皮肤啊……”成是非看得食指大动,热血上涌,事实上,利秀公主的宽衣,才到肩膀上,连锁骨都还没有露出来,离正式开场还早得远。
不过却正是这种将漏未漏的期待感,最是吸引男人。
如果是真的赤果了,反而没什么意思了。
无他——见多识广了,就感觉大同小异了。
木得感情的片片,肯定是木有灵魂的。
正当利秀公主的衣服,正要落下重点位置,成是非的注意力达到顶点的时候,忽然间威猛霸烈的一掌,朝着成是非袭来。
成是非心中一下子升起了强烈的危机感,反身一掌朝着偷袭他之人打了出去。
这段时间他跟着古三通可是没少练习武功,像小仙女那种玩闹兴致的偷袭,他或许还辨别不出来,可是能够危机他性命的偷袭,这他要是还反应不过来,那他还不如趁早自己抹了脖子算了。
“靠,你们这些武林中人,都没有一个讲武德的,又偷袭我……”成是非声音还有几分委屈:“甚至还用美人计这种卑鄙无耻的下流手段,吸引我的注意力,真的太不是东西。要不是小爷有几分真本事,差点就栽在你们手里了。”
成是非回忆起刚刚的瞬间,身上便是一阵冷汗,如果不是他身上有古三通传给他的毕生功力,稍微换一个武者来这,都必然死在他对面的大胡子的偷袭之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