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-1163、喂不飽的白眼狼相伴

我就是超級警察
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
“啪!”门被推开。
吴乾丰笑脸盈盈的走进会议室,见到顾晨直接道:“顾队长,已经有新进展了。”
“是钟强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对吗?”顾晨问他。
吴乾丰拍拍顾晨肩膀:“你说的没错,这个钟强果然有问题,根据我们不断排查,果然还是在几处地点监控到,他曾经跟飞贼刘接触过多次。”
“可以说,两人是老相识,不会不认识彼此。”
“原来是这样?”听闻吴乾丰这么一说,这更加确信了顾晨自己之前的猜测。
“如果钟强跟飞贼刘事先就认识,那两人合伙作案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“没错,钟强就是在演戏,而且钟强和飞贼刘,曾经秘密接触过蓝山市的一些做手工制品的手艺人,我想那个假的古盒,应该就是出自那些人之手。”
“太棒了。”闻言吴乾丰说辞,顾晨也是喜出望外:“如此一来,我们只要找到这些手艺人,从他们那里提取线索,想必钟强应该没有反驳的理由。”
“这个我已经联系好了,待会就出发,去找那个手艺人。”吴乾丰似乎收获颇丰。
顾晨又问:“那还有没有其他新发现?”
“有,当然有,就是那个飞贼刘,我们查到了飞贼刘在展会开始之前的两天内,曾经在会场内转悠的监控画面。”
“但那个时候的飞贼刘,显然是在踩点,并且有在你说的那几处地点藏匿衣物。”
“飞贼刘现在在哪知道吗?”顾晨问。
吴乾丰撇嘴一笑:“根据你提供的飞贼刘大概妆容装扮,我已经锁定了他的位置,现在正在抓捕中,估计没过多久,飞贼刘便会缉拿归案。”
也就在吴乾丰话音刚落之际,一通电话打了进来。
吴乾丰也没多想,直接划开接听键:“喂?”
“什么?人已经抓到了?人赃俱获?”
短暂的沉默了几秒,吴乾丰心情大好,点头嗯道:“好,干得漂亮,现在立刻带回南城分局,对,就是现在。”
挂断电话,吴乾丰一脸欣喜:“我说什么来着?这个飞贼刘跑不掉的,而且是连钟强一快抓的,两人正好凑一对。”
“真的假的?”闻言抓捕如此迅速,卢薇薇也颇感意外。
吴乾丰淡笑着说道:“我也不贪功,要不是你们提供的信息非常精准,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把人抓住。”
“你顾队猜到了飞贼刘会西装革履的从会展中心离开,我就让我的人根据你所说的衣服款式和大概身材,还真就在监控中找到了他。”
“有时候还真是不可思议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金蝉脱壳的。”
“这个已经不重要的。”顾晨摇头笑笑,继续说道:“飞贼刘金蝉脱壳的本事,可不是一两天就练成的,只要人抓住就好。”
“顾晨。”吴乾丰凑上前,拍拍顾晨的肩膀,也是小声嘀咕道:“你看你们江南市10年未曾抓到的飞贼刘,我们蓝山市一天就逮个正着,你就说吧,你们江南市领导该怎么感谢我?”
“给你刑侦队发封感谢信?”顾晨说。
吴乾丰淡笑着说:“就一封感谢信啊?那你也太小气了。”
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顾晨问。
感觉吴乾丰说话怎么婆婆妈妈的。
吴乾丰也是嘿嘿一笑:“我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们在案件中,实事求是的把我们南城分局的贡献写在里面,毕竟兄弟们都是出过力的。”
“那是当然的。”顾晨微微点头,却又道:“可这也不算什么要求吧?理所应当啊。”
“注意,我所说的是‘实事求是’的写进报告,实事求是懂吗?”
“没错,的确就是实事求是啊。”顾晨也道。
吴乾丰摸了摸自个的光头,也是实话实说道:“之前就有一些外地警察,来我们蓝山市办案,我们全力配合。”
“可案件结束,他们光写自己的业绩,完全把我们当透明人,所以……”
“所以你怕我们贪功?”卢薇薇也看出了吴乾丰的意思,忙道: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绝对没问题,你们对我们抓捕飞贼刘是做过巨大贡献的。”
“行,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待会我要去审讯室,一会儿人被押到,你们就跟我一起过去吧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顾晨爽快答应。
见吴乾丰寒暄几句之后便离开,卢薇薇这才松上一口气道:“这都还没开始审讯,就开始跟我们明算账了。”
“很正常。”王警官见怪不怪,直接又道:“你刚才没听吴乾丰说吗?之前被一些外地同僚坑过。”
“同样是出力,结果人家把功劳全占了,自己什么都没得到,最起码我也看得出,他想为南城分局刑侦队要一些荣誉,这不过分,情理之中。”
“既然是情理之中,那我们就应该答应,客观整理这件案子。”顾晨说。
其他人相互看看彼此,都没意见。
这次跨区办案,南城分局给予了很多帮助,这些顾晨都看在眼里。
往日哪有这等清闲?
也就是吴乾丰的人把事情都给办好了。
……
……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飞贼刘被带进审讯室。
吴乾丰特地让赵赫将几人叫了过去,一起协助调查。
“顾队,你坐这。”吴乾丰见顾晨进来,专门帮他抽出凳子。
“吴队客气。”顾晨说。
两人相互寒暄几句,坐在了中间位置。
而此时的飞贼刘刘远,就坐在大家的对面位置。
面对数量如此众多的警察,此刻正盯住自己时,刘远心中有些惶恐,忙问道:“你们抓我回来做什么?”
“你自己应该很清楚。”吴乾丰说。
“我不知道。”刘远死鸭子嘴硬,直接摇头。
见此情况,顾晨也不再绕弯子,直接说道:“飞贼刘,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叫你?”
听闻顾晨说辞,刘远先是一怔,随后抬头盯住顾晨:“你说什么?什么飞贼刘?”
“10年前在江南市很出风头的飞贼刘就是你,别装了,你的同伴早就已经把你供出来了。”
“呵呵。”刘远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说话。
顾晨则是又道:“你搭档飞贼老章,在我们江南市偷消防车被抓,进而供出了你就是飞贼刘的真相。”
“而且他所提供的那些证词来看,跟你的经历相当符合,原本以为10内没有再出现你的踪迹,以为你从此金盆洗手,可现在看来,我们完全高看你了。”
“呵呵。”见出卖自己的是猪队友老章,刘远很想飙脏话。
当年要不是老章经常坑队友,刘远也不会跟他闹分家。
可现在倒好,10年时间过去了,老章的毛病一点没变,竟然胆大到偷窃消防车。
刘远却又很想笑,笑这家伙再笨再傻,竟然还能记住自己。
老章在该记住的地方记不住,不该记住的地方却偏偏记住。
要不说天道好轮回,苍天饶过谁呢?
“刘远。”
见刘远还在沉思,顾晨一句话,将他从思绪中带到现实:“10年前你把江南市搞得乌烟瘴气,10年后的今天,你却又在蓝山市作恶多端。”
“呵呵,看来我真的是老了,也放下了许多戒备,这才让你们找到我。”
刘远非常清楚,要不是顾晨从猪队友老章那里得到自己的信息,顾晨这些人,根本就不可能在展会现场将自己的阴谋看在眼里。
所以还不等顾晨说话,刘远便直接承认道:“没错,我就是飞贼刘,没想到在江南市多年,都没被你们警方抓获,却毁在自己的猪队友身上。”
“先别说这些。”吴乾丰对这些不感兴趣,直接又道:“我们来聊一聊,你在展会现场,偷走乔治古盒的事情吧,这是你做的没错吧?”
“对。”刘远不想隐瞒什么,直接点头承认道:“是我干的没错,这些你们不是已经掌握了吗?”
顾晨靠近吴乾丰,轻声问他:“吴队,那古盒,以及古盒内的珍珠项链找到没?”
“找到了。”吴乾丰默默点头,淡笑着回道:“都已经在办公室里放着呢,放心,跑不掉的。”
“那我就放心了。”顾晨长舒一口气,看着刘远道:“所以偷梁换柱,盗走古盒的事情,是你跟钟强一起合谋的对吧?”
“没错。”刘远点头,没有否认。
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销声匿迹10年,却又开始重操旧业?难道干点别的不好吗?你这一出手,就是如此珍贵的古盒跟项链,你胃口不小啊。”
“没错。”吴乾丰也跟腔道:“以前我吴乾丰尚且没听说过什么飞贼刘,而且在蓝山市,也没出现过系列盗窃案,一切都是那样风平浪静,怎么这次……你坐不住了?”
刘远摇头:“不是,只是我10年的誓言已经结束,正好钟强有恩于我,想让我帮他夺得古盒,所以我决定帮他一次。”
“因此就有了这次的偷梁换柱,但是在这之前,我并不知道,你们通过老章那条线,竟然追查到我的下落,这很诡异,因为将近10年时间,都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飞贼刘。”
叹息一声,刘远也是无奈道:“这个猪队友老章,当年就没少坑我,可好在我都有惊无险,没想到10年过去,他的胆子倒是越来越肥,竟然连消防车都不放过。”
说道这里,刘远直接双手抱拳,摆出一副佩服的姿势。
“你也别怪他,自己做过的事情,总要自己承担起责任。”卢薇薇早就看刘远不顺眼了。
当年自己的邻居,据说就被刘远偷过,因此对刘远的印象并不太好。
从无限世界中归来
刘远默默点头:“我承认,我是罪有应得,所以这次重新出山,原本想着这是自己最后一次,可没想到,竟然被你们抓个正着。”
“打住哈。”王警官做出一个暂停的手势,也是没好气道:“不要说什么最后一单,一旦开始重操旧业,你就会越陷越深,说好听点最后一单,说难听点,那就是事故悔改。”
“不不,你们也太小看我了。”见王警官揭自己伤疤,刘远摇头反驳:“我当初10年不偷,就果真不偷,因此江南市10年内再没飞贼刘的传说。”
“可是我很好奇。”顾晨右手转笔,问刘远:“你既然可以忍受10年不盗窃,这对于一名职业小偷来说,确实很难得,但为什么是10年?”
顾晨话音落下,刘远却沉默了起来。
片刻之后,他才缓缓抬头,摇头叹息道:“因为10年前爱人去世,那时候她就知道,我在外头干的都是些什么勾当。”
“所以她在临死前,千叮万嘱,就是想让我从此收手,因为女儿还小的缘故,我爱人不希望我被警察抓走之后,让女儿成为孤儿。”
“所以呢?”吴乾丰问。
“所以?所以我没得选择,答应了爱人最后一个请求,我告诉她,至少10年内,我不会再干老本行,保证女儿平安长大。”
吸了吸鼻子,刘远又道:“现在女儿长大了,也不需要我这个糟老头子天天操心。”
“而10年前的约定,也已经全部兑现,我也过惯了风平浪静的日子,原本想忘记10年约定,从此不再偷窃,可没想到,那天有人敲响了我的家门,那人就是钟强。”
“钟强找上门?”吴乾丰很是不解,忙问道:“可是钟强我们查过他的底细,他之前并没有犯罪记录,他怎么会找上你的?”
“因为……因为之前我曾经找他销赃过,将几件盗窃过来的古玩,拿给他销货。”
“可以说,那时候的钟强,只是对古玩非常感兴趣,尽管他也看出,这些东西来路不正,但还是愿意收下。”
“但是后来有一次,钟强意外从江南市那头得知一个消息,一件珍贵古玩被飞贼刘盗走,而那件丢失的古玩,就是他收购的那件。”
“所以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知道你是飞贼刘的身份?”顾晨问。
刘远默默点头:“他是个聪明人,也是个精明的商人。”
“因为几次合作,都让他尝到了甜头,因此他非常希望能跟我入伙,一起干一些大事,甚至想邀请我一起盗墓。”
“可是钟强的记录很干净。”吴乾丰说。
“哈哈。”听闻吴乾丰说辞,刘远直接干笑两声,道:“钟强是个非常精明的商人,他知道如何怂恿他人替自己办事,而让自己置身事外。”
“他采取收购的方式,怂恿不少人偷窃过古墓,他并不干净,而且因为知道我飞贼刘的身份,甚至不惜以揭发检举来威胁,让我跟他合作。”
“可是你有10年的誓言。”袁莎莎提醒着说。
“没错。”刘远并不否认,直接道:“我也是跟钟强说过,我告诉他,10年后,我可要替他做件事,作为我们直接的了结,以后谁也不欠谁的。”
“不过钟强似乎也非常明事理,在得知我妻子的临终遗言后,也表示同意。”
“而这次偷梁换柱,也是他精心部署过的,目的就在于将乔治手里的正品,用偷梁换柱的方式换成赝品。”
“为此,钟强也不惜重金,让手艺人模仿乔治那条珍珠项链的成色,重新打造了一条仿制品,让乔治发现不了。”
顿了顿,刘远也是没好气道:“可万万没想到,手艺人粗心大意,竟然在珍珠项链中漏掉一颗。”
“而乔治这个老家伙,却又偏偏是个强迫症,竟然在给众人欣赏参观之后,时不时拿在手里,又重新数过一遍珍珠的数量。”
“可以说,如果没有乔治那个老家伙的疑心病,或许到他参展结束回国,都不一定知道手里的宝贝疙瘩是假的,只能说我们运气不好。”
“没错,你们确实有点背。”顾晨默默点头,感觉天道轮回说,确实有那么些威力。
至少刘远十年不出手,尚且可以安稳度过,可一旦出手,即被抓个现行。
可见这冥冥之中早有注定。
吴乾丰也是若有所思:“那照你这么说来,钟强可是个老手了?”
“没错,他才是背后的真正主使,要不是他威胁我,或许我现在可以一直陪着女儿,安享晚年。”
“可毕竟在人家的地头上,许多事情身不由己,喂不饱他这个白眼狼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抬头看着顾晨,刘远又道:“虽然我知道,帮他钟强这最后一次,只是他说说而已,但我是认真的。”
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“我知道他今后可能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身份说事,我也早已做好跟他鱼死网破的准备,我知道终究有一天会坐牢,但是,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。”
说道这里,刘远长叹一声,忍不住挤出几滴眼泪道:“只是不知道,能不能再看到女儿结婚的日子?”
“放心吧,你女儿刘敏可不像你,至少她是个单纯的幼儿园老师,要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个飞贼,你想过没有?你女儿会怎么看你?”
卢薇薇也是见掏心窝子话说出。
然而在听到卢薇薇道出自己女儿刘敏的具体信息后,刘远却突然慌了。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