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超次元卡牌對決 起點-第八百四十六章 天亮之前讀書

超次元卡牌對決
小說推薦超次元卡牌對決超次元卡牌对决
圣人不可违时,亦不可失时。
话其实是这么说的。
刃心不是不可以犹豫,但是在犹豫之后就需要果断的做出决定。
而对于这种事情,在目前的所有人当中,除了吕玲绮之外,似乎最合适的人选就是耀光。
只有通过和他交流,才能加强刃心的信心。
“这么一来,刃心看来早就已经决定好了吧。”
耀光说着反而逐渐收起了笑,刃心倒是没什么变化:“如果我们攻打荒城的时候对方没有什么动作,那么在我们攻打其他城池的时候,对方也不见得立刻就会有行动。”
这么认为,是因为,有的时候慢一步,并不仅仅只是慢一步而已,除非对方早就已经有所准备,在荒城陷落的同时整军待发,那么刃心当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。
然,如果对方的城池里面依然没有大举动兵的情况出现,那么刃心在这个时候下令果断出击,就是很正常的事情,另外就是,既然是利益,作为这个刃心最不在乎,同时也是不得不在乎的同时,其实说到这个却又是刃心最容易解决的问题。
刃心不得不在乎利益,是因为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他的手中如果没有利益,就没有办法让其他人为他效力,但他不在乎,是真的不在乎这种东西。
因此包括这个荒野地带也是一样的,刃心在思考另外一个问题,就是他在拿下荒野地带后,应该怎么样去和周围的其他邻居相处的问题。
毕竟现在雷霆面对的事情是雷霆所需要面对的,可是当刃心真的打下了荒野地带时,那么雷霆面对的问题,迟早都是刃心要面对的。
如果有这种信心,刃心未雨绸缪也是必然的。
他的道路,无疑是不仅仅会停留在这里的。
越来越近了,就连刃心也都已经感觉到,那种东西越来越近了。
“嗯……”
刃心这么回答着,对方这个时候却反而声音冰冷。
“看来刃心是早就已经想好了,来这里不过是想听我说说一些什么。”
耀光这个人太敏锐,也太聪明了,以至于在很多时候,这种直白才是刃心忌惮的。
在任何时候,耀光似乎都不需要在刃心面前掩饰什么的。
就好像,他已经看穿了他一样。
耀光这个时候向刃心走过来,刃心只觉的一刹那功夫,对方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“果然是另有所图?”
另有所图。
刃心有的时候,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:“怎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
在他的认识当中,耀光是个男人。
哪怕是如此清秀的男子,即使在很多时候那种区别如同会被模糊掉。
毕竟在不少时候,耀光不像是一个男性,因为无论是从那个方面来看,都显得有些蹊跷。
可刃心,从来没有怀疑过耀光,他不觉得耀光会欺骗他。
因此心里也就从来没有过其他的想法,如此一来,对于耀光的那种不同的微妙,应该是在辉夜出现之后。
辉夜使得刃心对于性别这种东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。
但即使如此,那也是不一样的。
辉夜是辉夜了。
而耀光,如果刃心对耀光有什么想法,那在吕玲绮的角度是没有办法交代的。
这不是女人的问题,而就是这种单性别的矛盾所在。
刃心曾经模糊过,现在也是。
每当近距离闻到耀光身上的那种清香,总是会令他产生错觉。
万星魔帝
但很快,他会变得理智,然后目光下意识的躲避。
“原来如此?”
突如其来的询问,但已经有了质问的成分。
“呃……嗯……”
他其实是胆怯的一个人,耀光再一次验证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既然是这样,刃心来到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了吧。”
逐客令。
泰國 小鬼
可真正当迎来了这样的审判时,又会有些不甘心。
这就是人性的复杂之处了,他完全可以在这个时候以这个借口离去,但似乎如果是这样,他根本就没有必要来了。
然而话虽是可以这么说,但有些事情,做起来还真的不容易。
“……”
他的确是在这个时候可不像个男人。
这与平时不同,也许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致命的弱点时,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支支吾吾,以及搪塞不清。
耀光也很讨厌这种犹犹豫豫的人,但奈何,并不讨厌他。
不过很可惜,很可惜的是,有些事情,并非是觉得可以跨过,就可以跨过去的。
并非只是刃心的问题,而是包括他也是一样的。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很多事情,其实如果要是知道了答案,那么结果反而是已经不重要的。
答案会比结果重要,是因为其产生的一个不存在,但却又存在的结局是美好的。
假设的美好与现实的没有出入,也正是这种不确定性,才会令人,即使是耀光这样的人,也会有所收敛,他不可能去赌。
“刃心要告辞吗?”
该讨论的事情已经讨论完了,具体应该办,刃心是不需要去问耀光的,他自己就知道,因此这个时候也发出了疲倦的声音,似乎也已经打算睡了。
“我现在还能去哪?”
半响之后,却是刃心最终竟然发出了这的回应。
“哼哼……”
这不禁反而令耀光这边发出了笑声:“刃心在说什么?”
但这个时候的刃心,他可能反而已经顾不了那么多,他至少现在竟然难得的不想回去。
因为他知道,他回去也是一个人。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时候黑骑士依然是在耀光的房间里的,他没有跟过来,但是有他在,怎么也算是一个半个的证人了,这多少可以成为刃心自证清白的理由,哪怕是自我说服。
另外,现在回去也的确是刃心一个人,吕玲绮这个时候肯定不是去找上杉谦信,就是去了其他人那里了。
刃心在这一刻,竟然对这里产生了留恋,被人关心是很好的,但有的时候,似乎能够不和人分离,也是很不错的事情。
“现在外面正在下着大雪,耀光难道忍心让我这么离开吗?”
这是很莫名其妙的回答,但是这样的回答,是最愚蠢的,也是最聪明的狡辩。
耀光当然是忍心的,他对刃心没有任何怜悯,不过此一时,彼一时了。
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允许刃心在这里待到雪停好了。”
没人知道外面的风雪会在什么时候停下来,但至少现在没有,天色也都还没有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