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連載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起點-第279章 我要好好保護他鑒賞

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
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团宠她重生后隐婚了
关于偏心不偏心这件事,叶老爷子向来问心无愧。
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,自然疼爱和管教的方式也不同。
他顺势握住了简星的手腕,对苏慕许道:“许许,简希就交给你了,帮我照顾好她。”
苏慕许受宠若惊,连忙点头答应,然后愣了愣,笑了起来:“不对呀,希姐不用着急走,我还要过几天才回宁城,到时候我来接希姐好了!”
叶老爷子:“……”
居然心切到忘了唐乾还在医院养伤!
简希见了外公失了神,点头道:“你们去忙吧,有事随时联系。”
苏慕许:“好哒,那我们先去安城了!”
叶老爷子回来神来:“简希,代我送送他们。”
简希:“好的。”
简星挣扎着,叫喊着,却是无用,气得眼泪汪汪。
“凭什么希希姐姐可以不读大学?外公,您偏心!这不公平!”简星越说越委屈。
叶老爷子将她轻轻按坐在沙发上,也不劝她,只问了一句:“你喜欢许辰?”
简星:“……”
这话题转的!她的小心脏差点罢工!
“听外公一句劝,你锦年哥说许辰不是你惹得起的,你还是不要缠着他。”叶老爷子见外孙女默认了,语重心长的劝道,“虽说年龄不是问题,但你们相差九岁,他已经跟锦年直说了和你没有可能,你就……换一个人喜欢吧。”
简星当然知道许辰不喜欢她,也知道没有可能。
可就是想靠近,想了解他更多。
他像是一个谜,怎么也看不透。
“想让简希去宁城,是因为许许性格活泼跳脱,对简希也很喜欢。难得你姐姐有一个不排斥的人出现,我要是不鼓励她交朋友,她又闷在家里,长此以往不是办法。星儿,你也不想你姐姐被人当成精神病吧?”叶老爷子继续劝着,心里挺疼的。
如果不是简希有心理问题,他不可能舍得让她去宁城。
她再独立,表现的再强势不容易被欺负,也才十九岁而已。
可她的心理问题是和唐乾有关的,唐乾明显也不是正常人的心智,不适合强留在晋城。
因此,最好的办法就是对简希放手。
有苏家在,完全可以放心。
但简星不同,她天真烂漫又柔弱,思想又简单,到了宁城是不会吃亏受欺负,但是,她是为了许辰想要去宁城的,而许辰很不喜欢她。
若非去不可,必然落个伤心的境地。
既然他已经看透,当然不可能放她去吃失恋的苦。
简星不是一个不听劝的人,尤其是跟简希有关的。
姐姐和她不一样,她知道,她也尽可能的让着姐姐,只是有些时候,还是会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开心。
“星儿,如果你非要去宁城,外公可以不拦着你,但是读书是要继续的,到时候我让锦年在美国陪着你,当做罚他替你打掩护这件事。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叶老爷子退让了一步。
简希喜笑颜开:“好的!”
只要别让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就好!
至于许辰,过几天跟姐姐一起去宁城,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谈一次再说。
她还年轻,又不是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。
简希送完苏慕许和顾谨遇回来,见简星在门口等她,微微蹙眉,冷声道:“离许辰远点!”
简星撇嘴:“你总是这样!什么都要管着我!”
简希:“我是为了你好!”
简星:“为我好不代表就是我想要的!我那么喜欢穿裙子,不也是为了你吗?你领过情吗?你是忘了小时候我最不穿裙子吗?”
简希不说话了。
提起小时候,心里总是有些难受。
简星一看简希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。
小时候是姐姐不肯提及的噩梦!
她其实不太能理解,只是一个乞丐被打断一条腿,又不是死了,姐姐为什么愧疚感那么深,一直不肯放过自己。
见到唐乾之后,她明白了。
那是遗失在凡间的精灵。
是令人想要保护的美好存在。
可那一份美好,因为姐姐,被人伤害。
一个冰淇淋掉在地上,小孩子尚且会哭,何况是那样一个讨人喜欢的精灵。
“姐,我错了。”简星巴巴的跟在简希身后,撅着嘴道歉。
简希没说话,忽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彻底走出来。
唐乾对她,并没有那种情愫。
他是纯净的,纯净到她为自己的私心感到可耻。
他找她,只是为了看到她笑。
而她,一直记着他,愧对他,却从未想过找寻他。
是不敢。
害怕他已经因为她离开了这个令她讨厌的世界。
她讨厌的世界里,并没有喜欢她的他,能够打开她的心结吗?
他好像丝毫都没有发现她是为了什么才性格大变。
他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,十二年来,没什么变化。
在他的眼里,她还是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。
其实,那年遇到他时,她快七岁了,只不过个子比同龄人低了一点点。
想起那颗棒棒糖,简希有一段很模糊的记忆。
一个小妹妹,给她和简星一人一把棒棒糖,简星很喜欢,她没什么感觉,只是觉得挺好看的,便拿了一颗在手里。
原来,那个小妹妹就是苏慕许。
苏慕许是跟着她爷爷来参加她小舅舅的婚礼的。
缘分,真的挺奇妙的。
谁也想不到,多年前的一面之缘,有一天会有着深深的牵绊。
简希突然很羡慕苏慕许。
确切说是羡慕苏家和许家。
苏老爷子有四个儿子,全都在他的身边,且一直住在一起,非常和睦。
许家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也都在身边,非常有爱。
而她爷爷奶奶家和外公外婆家,除了春节,很少能聚在一起。
她妈妈又是远嫁,小姨跟小姨夫更是只过二人世界,以至于简星都不愿意在家里住,她更是孤独。
如果不是有什么事,她是不愿意来晋城的。
每一次,都会想起那双纯澈的眼睛。
就像是在盯着她,拷问她,为什么要招惹他,为什么要连累他。
如果没有她,天使不会折翼。
唐乾的腿好了,可唐乾也失去了很多。
她想要弥补他,却不知道能否做得到。
陳 詞 懶 調
她有些害怕,若是在这个过程中爱上他,而他始终纯净如纸,她该怎么办。
他那么纯净,岂容他人玷污。
然而,无论多么纠结,她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未停过。
那声音是:“我要好好保护他,我要保护好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