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-第一百九十九章 海族爭雄,一夫當關分享

從殺豬開始修仙
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
“张真人,是张真人!”
听着下方传来的一阵阵呼喊声,张奎特意让肥虎放慢了身形。
被人认出并不意外,因为蝗灾的原因,张奎或许是所有镇国真人中,最出名的那个。
茶馆里的各种故事,街面上的镇邪年画,还有泥娃娃…从南到北,忠实粉丝遍地。
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凶。
长相凶,做事凶,凶得能够让人有安全感,而在这个世界,安全是种很珍贵的东西。
张奎心里清楚,也不在意,他又不是靠脸吃饭,只是到处游逛时有些麻烦,需要变化一番。
如今既然现身,那就索性大大方方,让所有魑魅魍魉都知道。
我张奎,来也!
泉州港口很大,各色船只穿梭往来,或停或靠,百舸千帆。
张奎刚进城就看过,当真是碧海蓝天,气象万千。
而如今,那海上却乌云滚滚,漆黑一片,海浪卷起上百米高,凝而不散,水花泡沫翻腾间,密密麻麻的黑影钻来钻去。
远处海面一片残木碎片飘荡,显然已有不少渔船遭了难,停靠港口的船只,则有不少水手疯狂逃散。
看到他后,水手们眼睛一亮,即想靠近,又有些畏惧。
张奎大眼一瞪,
“进城!”
水手们连忙跑进城,但很快又拿着钢叉棍棒涌出一群,畏畏缩缩站在城门口,看模样竟是想给他压阵。
张奎哭笑不得的同时,心中涌上一股豪气。
谁说凡人无胆,只不过身躯羸弱无所依靠而已,若是有把火点燃,必不弱与他族。
这把火,他来点!
想到这儿,张奎哈哈一笑,两眼凶光大冒,“痴货,我们走。”
肥虎立刻一声咆哮,载着他踏浪而行,直接向那片乌云涌动的海面冲去。
肥虎浑身雷光,数千米的距离转瞬即到,狂风呼啸,海浪翻滚,却脚下黑烟涌动,稳稳站在海面上。
张奎面无表情,眼睛微眯,打量着这些“海魔”。
这明显是个海中族群,有些像鱼人,却浑身黑麟套着骨甲,两眼血红,宽唇大嘴尖牙,手上利爪寒光闪闪。
从修为来看,大部分都是开光境,中间夹杂着不少辟谷境,虽不强大,但数量着实惊人,黑压压一片铺满了海面。
而且那凝而不散的百米海浪中,竟然还有不少巨鱼,同样黑麟利齿红眼,凶恶无比。
再仔细一看,海中还有不少体型壮硕的蓝皮夜叉和水妖在逃命,一个个丢盔弃甲狼狈不堪。
那些“海魔”成群穿梭,速度飞快,往往黑影过后,海面咀嚼声一片,那些夜叉海妖,连渣都不剩一点儿。
这是海中族群在争斗!
那夜叉水妖穿着整齐贝壳甲胄,显然也是一个族群,只是明显敌不过“海魔”一族。
张奎想了想不准备插手,如今万族争雄,他只需顾好人族就行。
就在这时,海洋深处一片阴气黑雾涌动而来,同时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嘶吼,“你们这帮烂鱼,找死!”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张奎眼睛微眯,瞳孔中日月神光幽亮,很快看清了来者。
乌云中,当先是一名肤色雪白,银甲蓝发的少年,神游境修为,愤怒得面孔扭曲,獠牙毕露。
他身后跟着两名神游境蓝皮夜叉,同样脸色阴沉,和少年驾着乌云腾空而来。
“哈哈哈…”
渗人的怪笑声从海浪中响起,只见那些巨大怪鱼张开獠牙大嘴,顿时阴气裹着水柱从海浪中飞射而出,半空就凝成了坚冰,如同数百根巨箭呼啸而起。
那乌云中的少年毫不畏惧,和身后夜叉同时甩出手中巨大钢叉,顿时风暴起卷,不仅轰碎了沿途冰箭,还轰隆一声扎进了海浪中。
巨大爆炸声响起,海浪水花四溅,不少大鱼和海魔被炸得血肉四散。
而那些海魔竟然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疯狂抓起同伴血肉就往嘴里塞。
张奎看得眉头直皱,这些凶物残忍血腥,绝不能让他们上岸。
飞剑术虽利,但这些海魔数量也太多了些,自己法力道行还不能做到万剑齐飞。
“长生”虽然善于群攻,但毕竟范围有限,这里整个海面都是,根本堵不住。
想到这儿,张奎毫不犹豫消耗五十五点,将一门五行术法修到了满级。
吐炎术(满级):可以吞吐烈焰,焚烧妖邪也。
这门术法看似简单,内中却大有讲究,不仅可以喷火,还可以吞下天地异火胸中温养,彻底发挥异火威力。
而厉害的异火,张奎恰好有。
只见他伸手一挥,一个满布冰霜的石盒顿时凭空出现,缓缓打开,里面是血色莲花状的红莲业火。
自从焚烧蝗魔后,这业火壮大了不少,正好合用。
张奎掐动手诀张口一吸,血色业火顿时流光般涌入口中,一股凉气顺着喉头而下,停在胸中。
这红莲业火的威力非同小可,神游境都受不住,若是能逐渐壮大,说不定还能伤到大乘境。
肥虎看得心惊胆颤,
“道爷,您这把戏厉害。”
“多嘴!”
张奎训了一声,骑着虎立于海面,脸色淡然地看着双方争斗。
就这转眼的功夫,双方已经恶斗了数番,海面上阴风呼啸,血浪翻涌。
那无名海族少年不仅术法厉害,钢叉也用的勇猛,百米范围内黑光扭曲,所有海魔化为碎片。
这钢叉,竟是一把古器。
说起来,古器和法宝差别不小。
法宝和飞剑一样是后来炼制,古器张奎猜测,是远古法宝因莫名原因异变,拥有了类似规则的能力,威力更加强大。
看样子“海中多宝”这句话不假。
此时海面上乱作一团,岸上太渊城内也是混乱无比。
虽有傻大胆躲在城门口,但普通百姓毕竟更多,哭爹喊娘、拖家带口,拎着稀碎家密密麻麻涌向另一侧城门。
一名身穿员外服的老者带着数人腾空而至,落下后看着海面,脸上阴晴不定。
却是泉州镇国,陈家老祖。
旁边一名中年人看着远处密密麻麻海魔,颤声说道:“完了,这海魔若是上岸,太渊城怕是不保。”
“这还是小事…”
另一名眼神阴狠的男子舔了舔嘴唇,“这张真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泉州,还灭了海蛇神,我们该如何向灵教交待?”
“交代什么!”
另一名男子斜眼一撇,“又不是我们做的,上次这姓张的杀了蛇妖尊者,不正好禀告灵教长老么。”
“再说这姓张的偷偷前来,说不定要对我陈家不利…”
“都闭嘴!”
陈家老祖一声怒斥,随后看着海面,身躯微微颤抖。
上次云霞山他跑的最快,却是在远处亲眼目睹了张奎发威,至今想起就害怕。
更让他惊恐的是,灵教居然没追究,这张真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想到这里,陈家老祖就心中发苦,再说话声音已经有些嘶哑:
“快去,将族中老少尽快转移,这姓张的凶狠毒辣,我陈家怕是大劫将至。”
“老祖莫担心…”
那名眼神阴狠的男子笑道:“我已经通知了灵教大人,再说这海魔残忍凶狠,那姓张的还不一定能活下来呢。”
此言一出,众人顿时松了口气,就连陈家老祖,都是眼巴巴看着海面,盼望张奎被那海魔大军撕碎。
海面上,惨烈的战场波及范围越来越大,或许是看张奎不顺眼,一队海魔竟然脱离大军蜂拥而来。
张奎眉头一皱,顿时鱼群般的剑光飞射而出,海浪中一个回旋后,这队海魔顿时只剩残肢碎片,缓缓沉入海底。
“嗯,找死!”
那滔天海浪中响起一个阴沉的声音,“去,把那人族拖来与我下酒!”
话音刚落,又是数队海魔破浪而出,还领着几头巨大魔鱼。
张奎自然也听到了那个声音,忍不住心中冷笑,他通幽术看得清楚,是一只体型大了数倍的海魔在说话。
不过是神游境,看到同样神游境的自己,居然毫不在乎,还要拖去下酒,显然蛮横霸道惯了。
可论耍横,老张我还没输过。
想到这儿,张奎双眼一瞪,大袖一挥,庚金剑气冲天而起,凝成一道数百米金色巨剑。
剑光一闪,轰隆巨响,海面被斩出一道千米深坑,随后迅速填满,那些冲来的海魔被漩涡卷进了海底。
“那说大话的,乖乖打架,别过这道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