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獵諜-第十五章 黃金鑒賞

獵諜
小說推薦獵諜猎谍
日军陆军医院里被杀的那十几个军官,原本是要返回日本本土,接受天皇御前召见的。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居然有人夜闯陆军医院,将这十几个即将返回日本的军官,杀了个干干净净。虽然宪兵司令部连同上海特高课,整体封锁了虹口区,可是这个劲爆的消息,还是被传播开来,尤其在租界里,更是传的沸沸扬扬。
“不可能!这种有针对性的袭击,绝对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!”和暴怒的宪兵司令部高层一样,拿到陆军医院现场勘察结果的特高课高层们,同样是怒不可言。宪兵司令部和特高课的高层们不满意勘察结果,特高课的痕迹专家们,只好重新对陆军医院的袭击现场做了勘察,只是二次勘察的结果,和上一次并无区别。
“袭击者离开陆军医院的时候,虽说射杀了保守医院大门的所有值班宪兵,可他劫持的那个女护士却还活着。从女护士的口供中,和我们在医院大楼里勘察到的结果,我们认定袭击者只有一个人。”连续两次勘察之后,特高课的痕迹专家坚持他们得出的结论。虽然心中还是难以接受,可是静下心来看过勘察报告之后,暴怒之后的高层们,也不得不承认勘察结论的合理性。
一直在新亚酒店没有离开的唐城,并不知道这些事情,此刻的他正躲在房间里,一边分拆保养自己的武器装备,一边等着黑夜的再次降临。唐城来上海,是来给特高课制造麻烦的,昨夜的袭击虽说已经足够劲爆,可唐城却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。时间在等待中,一点点的流逝,简单吃过晚饭之后,回到房间里的唐城穿着衣服躺在了床上。
躺在床上的唐城并不是要睡觉,他只是想趁着还有时间,在脑海中推演一遍今晚的行动步骤。唐城今晚并不准备继续袭击虹口区里的宪兵巡逻队,进入虹口区之前,唐城就已经将随身装备包中的半数武器装备,留在了公寓楼那边。仗着随身装备包还有半数空间,唐城打算今晚对虹口区的日本商行下手,他可是知道这些日本商行很喜欢在保险柜里存放足量的现金。
唐城单打独斗来了上海,正好汉斯也不在上海,没有消息渠道的他,只能花钱从情报黑市里购买相应的情报,这些都需要大笔的资金做支持。唐城不可能自己花钱做这些事情,他来上海的时候,随身带的钱也不多,所以现在就只能就地取材,打日本商人的主意。在脑海中反复推演了好几遍行动计划,看着窗外的天色也终于完全黑了下来,唐城从床上一跃而起,开始做起了伪装。
入夜之后的虹口区,宪兵巡逻队的数量,明显要比昨晚多了不少。还是从窗户顺着绳索滑降下来的唐城,一路沿着街边快速移动,不时避开宪兵巡逻队的他,花费了比计划多出一倍的时间,才赶到那家叫福田商社的小楼背面。站在小楼背面的阴影中,唐城仰头仔细打量这这栋四层小楼,这个时间点,商社应该早就已经下班了,可三楼却有一扇窗户里还有灯光透出。
精彩小說 獵諜 鋒利的柴刀-第十五章 黃金展示
是有人加班?心中生出疑惑的唐城,并没有想的太多,只是向楼顶上抛出飞爪,然后发动轻身技能,开始顺着绳索快速向上攀爬。唐城顺着绳索一直攀爬到了楼顶,然后才从楼顶换了个方向垂下绳索,慢慢滑降到了3楼正面的一扇窗户外面。唐城仔细看过,确认这扇窗户后面的房间里没有人,这才小心的拿出胶布贴在窗户的玻璃上。
玻璃上贴着胶布,打碎玻璃的时候,发出的动静会很小,这是唐城在重庆的时候,亲自做过实验确认过的。贴好了最后一根胶布,悬挂在绳索上的唐城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一支驳壳枪,在手上倒转了枪柄之后,唐城用枪柄像钉钉子一样,猛击在胶布上。贴了胶布之后,砸破玻璃的动静果然是小了很多,而且破碎的玻璃不会掉落的到处都是。
从窗户进入室内的唐城,先侧身贴靠着房门听了一阵,确认门外没有动静之后,他这才轻轻打开了房门。门外的走廊里果然没有人,或许是因为觉着这是在日军严密控制的虹口区,所以这家商行里并没有安排值班护卫。按照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个位置,唐城踮着脚尖快速在走廊里移动着,很快便停在了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外。
唐城上楼之前,就在小楼的背面,看到3楼的这个房间里还亮着灯。已经在驳壳枪上加装了消音装置的唐城,没有丝毫的迟疑和停顿,只是略微调整呼吸之后,便抬手对着门锁的位置打出一个两连射,然后起脚踹开了房门。刚才隔着房门就已经听到动静的唐城,没有想到这扇门后面的房间里,并不只有一个人在。
踹开房门闯进房间里的唐城,看到的并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男一女。“你是什么人?”怀里搂着年轻女人的肥胖男子,第一反应并不是惊慌失措,反倒是看着很有气势的冲着唐城喝问起来。只是看到唐城不但蒙着面,而且右手中还拎着支驳壳枪之后,肥胖男子这才及时停住了嘴。
“保险柜在什么地方?说出来,饶你一死,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!”唐城先冲着两人竖起左手的食指,比划出一个不要大声叫喊的手势,然后用枪指着肥胖男子,开始逼问商行保险柜的位置。唐城那口流利的日语,令肥胖男子出现刹那的愣神,只是面对唐城指向自己的手枪,原本想要硬顶的肥胖男子,最后不得不选择了如实相告。
“这么说,你就是这家商行的经理了?”肥胖男子的回答,令唐城欣喜若狂。凑巧撞上了商行的经理,可算是为唐城节省下来大量的时间,因为他知道商行的经理,不可能没有商行保险柜的钥匙。“很好,看来咱们之间一定会相处的很愉快!现在,请你打开保险柜,如果你说谎骗我或者寻机找事,我一定会马上开枪打死你!”
相较那个早已经被骇的瘫软在地板上的年轻女人,肥胖男子看着还算镇定,在唐城的威逼之下,肥胖男子起身站起来,走到墙边挪开墙上挂着的那副油画,将镶嵌在墙壁内的保险柜露了出来。看到被镶嵌在墙壁内的保险柜,唐城心中略微失望,因为看这个保险柜的大小,里面一定也装不了多少东西。
身为商行经理的肥胖男子用钥匙打开保险柜,果然如同唐城料想的那样,分为上下两层的保险柜里,上层放着一些文本资料,而下层也只有看着不多的一些纸币和几根小黄鱼金条。“福田商社的生意一向不错,保险柜里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点钱?”唐城用手枪示意肥胖男子,将保险柜里的纸币和金条都拿出来放在桌上,只是粗略看了一下那些纸币的数量,唐城随即表现出不满来。
被枪指着的肥胖男子,虽说一直保持着镇定,可他的额头上早已经满是冷汗。听到唐城的发问之后,他满是就开口解释起来,“商社前几天,才订购了一批货物,这些货物现在就在码头等着装船,所以商社里就只有这些钱了!”肥胖男子的回答,令唐城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不见,还好桌上这些纸币中,还有一叠美金,唐城此行也不算没有收获。
示意对方将桌上的纸币和金条,都装进一个小布袋之后,唐城用枪指着对方淡淡的问道。“虹口区里,有什么商行是会在保险柜里存放大量钱物的?如果我是你,就会紧紧抓住这个机会,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,我真的会放过你们两个!”没有达到目的的唐城,扯起谎来,就连自己都相信了。
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肥胖男子哪里还顾得上那许多,面对手枪的威逼,很快就把周围几家商社的情况,悉数告知给了唐城。“我有一条消息,你一定会感兴趣,不过你得要保证真的会放过我们!”许是察觉出唐城动机不明,肥胖男子最后又抛出一条,在他看来足够保命的消息给唐城。“有一批黄金,最近会从上海走水路返回本土,据说这批黄金的数量不小!”
看似憨厚的肥胖男子狡猾的打了个埋伏,他只是有黄金离境,却并没有说出具体的时间。可唐城却并不会惯着他这个毛病,直接开枪在肥胖男子大腿上凿出一个弹孔之后,对方就什么都说了出来。“2吨,这批黄金的总数是2吨,2天之后,从上海码头离开,护送黄金的是上海宪兵司令部的人,负责人是宪兵司令部的大岛中佐。”
“这批黄金现在就存放在宪兵司令部的地下室里,因为要等待陆军医院里的那批军官出院,所以迟迟没有装船。不过陆军医院昨晚遭遇袭击,那些本该返回本土的军官全体玉碎,所以宪兵司令部这边决定提前起运黄金。2天之后,有军舰返回日本,这批黄金会用军舰运离上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