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-第一百一十七章 警察總是姍姍來遲讀書

迷途的敘事詩
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
汪洋一般的万道雷霆从天而降,恢恢荡荡,疏而不漏,一时四周时空震荡,似乎每个弹指刹那之间都有诸般气象生灭!
虚空之中重重涟漪扩散,伴随着破灭一切的雷音,浩浩汤汤横无际涯,苍莽峥嵘的雷海惊天动地,震撼时空,无穷无量空前规模,活像是在地球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之外的虚空中,出现了一方远古雷池。
在深层时空的结构之中,蔓延的原暗之色就好似是倒进了大海之中的墨汁,但是浓郁到根本就化不开,不但没有被宇宙这巨大的深海所稀释,反而还在不断的同化着海水,仿佛要将整座海洋都给染成漆黑的腐化之色。
如果没有被遏制住的话,假以时日,这种来自超越者的存在本质散播开来的宇宙之癌,的确是可以做到那种程度。
夏冉的眼眸之中映照出平行时空的诸般可能,看到了恒星加速老化,黑洞蒸发,星系的引力平衡被破坏,最终彻底分崩离析,化作尘埃散落宇宙的黑暗深处……如此种种,千百条“IF”的世界线走向殊途同归的一幕幕景象流转。
如果不加以制止,那么整个宇宙系统的所有热量都会被夺取,化作魔神碎片成长进化的原动力,而代价自然就是世界的寿命提前耗尽,彻底走到尽头。
不过世界的内部本身就存在名为抑止力的机制,一但是威胁到世界存续的因素出现,马上就会无条件的发动,所以尽管碎片非常阴险试图给整个世界种下噩梦的种子,然而直接就被抑止力示警,让仙神分身得以提前察觉。
于是它就没有任何机会了。
在仿佛天穹被撕裂一样的极大恐怖之中,浩瀚无边的雷海降临,巨大的劫云在宇宙之中凝聚起来,雷云中心的漩涡好似地狱般涌现出无数的雷霆,有如破碎虚空,勾连到了另一片次元。
毁灭气息肆虐汹涌,虚空战栗,无从想象。
在修仙炼道的体系之中,往往都有“雷法”之说,可以呼召风雷、伏魔降妖,一度雄踞万法之首,成为道教法术的最高代表。得道真人据说可以主宰天地风雷,呼风唤雨、翻江倒海,皆在指顾之间。
然而,在白衣道人的指间,落下的雷法却又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概念。那根本就不是囿于星球大气环境之内的自然现象,而是宇宙太空之中涌出了一片劫光化作的浩瀚汪洋,一片雷霆汹涌的神海雷池……
成片浮现,绚烂生光,隐约可见每一道雷霆劫光都由符箓咒文组成,这也符合雷法的概念定义,将内丹修炼与符篆咒术融为一体。
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-第一百一十七章 警察總是姍姍來遲讀書
只是使用者的力量过于强大,境界过于高绝,以至于将雷法之术,从单纯的“术”的层次,催发到了接近“法”的境界就是了。
虚空之中光芒炽盛,无数劫光劈落,仿若有灭世之威。没有任何稳定的分子结构能在这种锋芒下完好无损,只会像是积木一般崩塌,光芒横扫整个星空,将所有的不净彻底抹去,化为劫灰。
深层的时空结构之中,蔓延的原暗之色也被纷纷一扫而空,就此灰飞烟灭!
也不是没有插曲或者风波,就譬如说在雷霆劫光扫荡原暗的信息态因子的时候,后者也在试图反过来连带着前者一同感染腐化,时空共鸣之中,好似是有某种若有似无的呢喃声,又好似是某种浩大的祭祀之音。
关注公众号:书友大本营,关注即送现金、点币!
邪恶的气息包含着混沌的精髓,魔音阵阵,从一种亵渎的角度来阐述宇宙真理的奥妙。
恐怖的波动将大量的讯息传递了出来,涌动的黑暗腐化了巨大的雷霆劫光,让无数的闪电染上了原暗的漆黑之色,无数道黑色闪电在雷海之中扩散轰鸣,崩灭声不断响起,宛若一道道黑色深渊在虚空中被撕裂出来!
雷海当中出现了怪异的景象,雷光之中凝聚出了生物一样的轮廓,既有巨大人形的闪电,也有怪异的凶兽,像是巨大的蜘蛛,体长千米的肉食动物之类的轮廓,等等等等,千奇百怪,不一而足。
这是信息态因子捕捉到了太阳系内的各大行星上的最强生物的情报,然后腐化的部分雷霆,催动劫光所化……就像是魔术师利用魔力制造使魔一样的手段,只不过这是更为丧心病狂,在复制星球UO的情报,腐化闪电作为载体驱使。
即使不如真正的星球UO,能够得到各自的行星的加持,但是也异常恐怖了。
然而白衣道人毫不在意,轻轻屈指,随意一弹,这些被腐化感染的人形闪电、活化的雷霆劫光,就通通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起,瞬间被全部抛入了一方未知的空间之中,一个不留。
幽暗,死寂……
没有任何的生机存在,荒凉无比,黯淡无光,灰蒙蒙的一片,好似是死去的一方小世界。
他直接弹指便开辟了一方洞天,用于分割转移不良资产,根本不给魔神碎片继续挣扎反抗的机会。毕竟要是直接用雷法来涤荡的话,搞不好又会在接触这些被腐化的活化雷霆的时候,再度被感染腐化更多。
如此下去,搞不好的话,就会演变成“子子孙孙,无穷匮也”的恶性循环状况。
所以还是直接将被腐化的部分雷法切除,一点儿机会都不给。
而紧接着,在他的催动之下,恐怖的雷潮滚滚响彻十方,极速扩散,涤荡无间,掩盖住了虚空深处传来的阵阵魔音,将亵渎的信息态因子悉数抹消……之所以使用雷法,就是因为雷霆为天罡之宗,有着镇煞辟邪的先天克制属性。
漫天雷光退去,枯寂幽暗的太空重新归于寂静。
脚踏彼岸金桥,一身白衣的少年道人轻轻招手,黑白阴阳鱼纠缠交织的太极图蜷缩成为一张图卷,重新回到他的手中被轻轻捏住。
他收敛所有的异象,庆云缨络,彼岸金桥,尽皆隐去,消失不见。于是整个太空在重归寂静之后,同时也彻底的黯淡了下来,再没有半丝光亮能够照彻四周十方。
以至于让地面上正在注视着这一切的人们,都有种自己正在看着的电视机突然被关掉了的感觉。
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影响,因为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能够目视太空之外的能力,不说位于地球另一面的国家和地区的人们,甚至根本不可能知道星球对面的外太空之中发生了什么。
就算是在这一侧能够看到的人,也是极少极少的,绝大多数人并不是灵视者,刚刚也就是看到夜空之中不断的泛起白茫茫的光亮,或者是听到有沉闷不绝的雷声在天际传来。
以人类的视力是不可能超脱大气层之外,看清楚外空间的无可名状的邪恶混沌,以及庆云金灯的幽暗之光的,大致也就能够看到这样的模糊现象余波了。
优美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-第一百一十七章 警察總是姍姍來遲展示
真正能够看得清楚的,只有那些非正常人类,这些人大多数都集中在了冬木市。而除此之外,能够看到这一切的普通人类,也就是国家相关的部门机构,通过诸如卫星之类的设备,观测到了这一战的景象。
后果当然是很严重的,不知道多少人三观粉碎,甚至是思维错乱,就连国家高层都在第一时间得知相关信息,然后也是感到凌乱不已,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。
因为考虑到拍摄到的景象也能够造成精神污染,所以国家高层当然不可能亲自观看“证据”。而没有办法看到“证据”,只能够听到口述的他们,当然是觉得自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的故事了。
而且不知情的人无法转述,但是知情的人……就算是意志再怎么坚定,作为凡人的思维也必然受到了冲击,能够维系本我就相当坚强了,指望他们一点儿都没有精神错乱,受到影响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结果自然就是颠三倒四,无比混乱,逻辑思维能力稍微弱一点的人,大概都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。
仙神分身直接转身离开,但是神意却继续在搜索太阳系内的一切可疑气息,毕竟这种感应方式并不需要他站在特定位置摆poss,不管是在太空之中呆着,还是回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分心查看,都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熱門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-第一百一十七章 警察總是姍姍來遲分享
但是在未远川入海口附近,战场上却就是弥漫着一种非常古怪的氛围了。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,没有任何人说话,而且也不知道是因为冬季寒夜的原因,还是别的什么因素,总让人觉得温度有些过于冰冷了。
绝大多数人甚至都还是仰着脑袋,死死的盯着已经黯淡下来的星空,张大嘴巴,脑袋里一片空白,连思考都不会了一样。
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-第一百一十七章 警察總是姍姍來遲閲讀
在这个时候,什么月之王,什么死徒世界与人类世界,什么魔术师和教会,通通都已经不重要了,他们的脑海里都被刚刚看到的东西,无数巨量的信息充塞满了,此时此刻心中满是惶恐与绝望。
神秘会在更高等级的神秘面前俯首,这是魔术世界的绝对准则。
而他们刚刚就见证了比起月之王,更加让人绝望的神秘,而且还是两个……有人是理性无法接受,知道自己等人跳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坑之中,再也没有机会能够爬出去了,心志自然惨极而绝。
也有人是心神失守,他们的信念动摇了,觉得过往的追求与坚持简直就是毫无意义,在那种超越尘世,宛若浩瀚神明的宏大伟力面前,似乎一切都没有了意义,无论如何努力,如何拼命,如何坚持……
自然就会怀疑自己,觉得自己未免太过渺小了一些。
一时间,有人脸色惨白,发出了低沉的笑声;也有人默然不语,久久没有出声。
像是那些祖级的死徒,都是久违的流露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,而雄踞现代魔术师巅峰的巴瑟梅罗·萝蕾莱,也是低下头来紧紧握住手中的鞭子状魔术礼装,极其不甘的咬住了下唇。
虽然魔术界之中的主流是西洋的魔术,但是并不代表东方华夏的神秘体系就被人遗忘了,真正强大的魔术师都有所了解,知道那个神秘古老的国度之中,流传着名为仙道的神秘体系。
不过在他们看来,从神秘学或者说魔术这个领域的广义概念上来说,那也顶多就是另外一种方向不同的体系而已,实际上本质相差无几才对。
萝蕾莱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现在,这个已经走到了现代魔术师的巅峰层次的少女,开始严重的怀疑起来自己过去的认知了。
就像是死徒二十七祖之中,存在着年龄超过4000年的神代联盟的祖那样,他们在神代也是宛若神灵一般的存在……也就是说,其实按照魔术的角度,英灵、死徒之祖之类的,也等于是另类的神灵一般的存在了。
而能够正面对抗甚至猎杀祖的魔术师少女,是真的站到了魔术师的巅峰,哪怕是回到了神代,同样也是神秘世界的大人物。
然而现在,她看到了什么?
如果说那不可名状的邪恶,是来自宇宙之中其他天体的邪神之类的,还勉强可以这么解释,那么……那尊明显是来自东方的仙神呢?话说回来,仙道的技术有这么广阔的前景吗?
现任魔导元帅眼眸里熠熠生辉,手抵下巴,认真的考虑了起来。
她觉得自己走到了魔术之路的尽头,接下来想要有所突破,或许值得追寻的就是所谓的魔法了,但是第六法哪是这么容易掌握的?
谁都不知道第六法会是什么样的魔法,因为不管是什么,只要出现了一种新的魔法,就都会被冠以第六法的称呼。反正只要是人类无论花费多长的时间,多少的资源,都绝对不可能达成的奇迹,就是魔法之域。
但是既然是不可能的奇迹,又应该怎么掌握呢?
萝蕾莱对此一直都没有头绪,不过现在,她却是觉得或许不用考虑那么多有的没的,貌似西洋魔术的上升空间已经没有了,可是东方的道路却还有继续攀登的可能性……
她在认真考虑之后要不要转专业的问题。
而在另外一边——
“你做得不错……”月之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转过身来,对着一脸呆滞的爱尔特璐琪露出了有些勉强的笑容。
笑容勉强倒不是因为面对自己的“女儿”,而感到尴尬难为情之类的。而是因为她此时此刻同样也是心情激荡,难以平静,不能自己罢了。
在这个真祖姬看来,自己既然重新降临人世,自然要声势浩大的宣告自己的回归,不仅仅是为了继续与盖亚的盟约,也是为了一雪前耻,毕竟当初的她实在是太过大意了,才会沦落到这种程度。
最好能够让宝石翁再度送上门来,以鲜血洗刷她的耻辱。因为她这一次绝对不会大意,也绝对再给对方任何的机会了。
然而事情却是一波三折,现在谁都没有心情关注这位月之王了……
这实在有些尴尬,虽然说朱月其实从一开始,就不在意是不是有人关注自己,但是临时被人夺走了所有的风头,使得自己变成陪衬……这同样也很难受就是了。
爱尔特璐琪回过神来,张了张口,看着眼前陌生的母亲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“看来毁灭人类是不可能了……”朱月再度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眼眸之中杀意满溢,“不过清算一下刚刚冒犯我的无礼之徒,还是应有之理。”
她的凌厉目光径直扫向狼狈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,沉思之中的萝蕾莱,还有刚刚复活过来的白翼公。
白翼公心中顿时就是咯噔一声,他惨笑出声,脸色煞白。
而英雄王回过神来,却是理所当然的勃然大怒:“杂种!你以为本王是谁!天下间能称英雄的只有本王……”
这个时候,尖锐的警笛声自远处响彻,迅速靠近。
英雄王脸色大变,身形立刻灵体化,想也不想的就遁向远方。
“好贼子!”放完狗屁就立刻逃跑?朱月都被气笑了,她伸出指尖,魔力的光芒一闪而过,身后的长发灿灿如金,无风自动,展露惊人的气势!
“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别!别动手!母亲,我们先快撤……”呆了一下,爱尔特璐琪惊恐的张大嘴巴,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。
(PS:今天完成堵制了,稍微可以喘口气了,至少不用每天都是六点多就爬起来……这些天真是累惨了)